55、失踪的孩子



    进门的一共十四个人,陆陆续续在小镇的广场上聚集了起来。

    林秋石抓紧时间, 一直在观察周围。这个小镇看起来十分的破旧, 街道上的商店被关了大半, 偶尔有风吹过,扬起的路边的尘土,将小镇的气氛衬托的更加荒凉。

    他们所在的广场旁边, 有个告示牌。林秋石和阮南烛走到告示牌面前看了看,发现告示牌上帖子三个寻人启事, 这寻人启事上寻找的都是七八岁的孩子, 有男孩有女孩, 全是近期贴出来的。

    看到这寻人启事, 林秋石立马想起了线索里的瘦长鬼影,这瘦长鬼影虽然也对成年人动手, 但事实上第一目标通常是小孩, 看来这些孩子的失踪和瘦长鬼影有脱不开的关系。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 广场的尽头走来了一个面目威严的中年人,他在人群面前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自称是这个小镇的镇长, 然后告诉了他们在这扇门里他们的身份。

    “希望你们能帮我们找到丢失的孩子。”镇长说, “这些孩子在一个星期内全部都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整个小镇都没能找到他们。希望你们能完成委托,找到失踪的孩子。”

    这就是这扇门的线索了。

    镇长说完之后,着他们去了住宿的旅馆。

    这旅馆和小镇的氛围倒是很搭,十分破旧, 门口就坐着一个打瞌睡的老头子,看见镇长带着人过来,也不睁开眼打招呼,只是很敷衍的随手扔出一串钥匙,然后闭着眼睛继续睡觉。

    镇长显然是习惯了,他说:“我们这里很少来外乡人,因为丢失了孩子,所以大家都很敏感,你们在询问一些线索的时候,请委婉一点。”

    旅馆是两人一间,大家很快自发的找好了和自己一起住的同伴。

    林秋石不出意外的和阮南烛住在了同一件房间,他因为扮演的哑女,全程都没怎么说话,有人将目光投到他的身上,他也就当做没看见。

    那个王天心似乎对他还有些兴趣,不过隐藏的很好,只是偶尔林秋石会感觉到他注视的目光。

    林秋石只当做没看见。

    分好房间后,镇长又说了一些关于小镇的事。

    他们这个小镇以前是个渔村,后来上游建了水坝,鱼变少了,便破败了下来。小镇上没什么工业,只有镇子的最西边有一家制作罐头的工厂。最东边则是村子里的墓地,镇长告诉他们如果没事,最好不要去那儿。

    大家都安静的听着,还有人在记着笔记。通常主要的线索都是npc来提供,而在这些线索里,就埋藏着钥匙的所在。

    这么折腾了一会儿,大家都有些饿了。于是在楼下的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

    这里的食物味道非常糟糕,面包又硬又干,吃的人牙疼,除了面包之外还有一看就让人没什么食欲的煎鱼,林秋石看了眼那煎鱼瞪着的死鱼眼,实在是没敢下刀叉。这玩意儿吃了真的不会中毒么。

    阮南烛也没碰那鱼,只吃了点面包。他从进到旅馆后,就没怎么说话,看起来像在思考什么事。

    吃完这顿糟糕的晚餐,众人都打算回去休息,好迎接第二天。

    林秋石也是如此,他简单的洗漱之后,爬上了床。

    这是个标间,有两张床,他的靠窗,阮南烛的靠门。

    阮南烛洗了个澡,光着上半身从浴室里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道:“你怎么看?”

    林秋石缩在床头玩手机:“明天先去问一下那几个失踪小孩的父母吧,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他思考片刻,“既然那个镇长提到了罐头厂的事,或许我们应该过去探查一下。”这小镇不大,线索就那么多,按理说罐头厂里应该会有他们想要的。

    阮南烛:“嗯,感觉如何?”

    林秋石还以为阮南烛问他这扇门的感觉,于是乖乖的回答:“还行吧,就是饭实在是太难吃了。”

    阮南烛挑眉:“我是问你扮作哑女的感觉。”

    林秋石:“……”

    阮南烛:“不快乐么?”

    面对气势逼人的阮南烛,林秋石变成了一条怂狗子,假笑道:“快乐,快乐。”他当初到底为什么要嘴贱去问那么一句。

    不得不说,扮作女装的林秋石做出这么一副表情,倒是十分的可爱,不管林秋石是不是自愿,至少这个答案让阮南烛满意了,他微妙的笑了笑,温声道:“你喜欢就好。”

    林秋石:“……”他为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两人又聊了几句,便各自上床睡觉。

    林秋石旁边的窗户是折页窗,隐隐约约能看到外面树梢投在上面的阴影。微风拂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旅馆虽然看着破旧,但其实里面环境还行,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这么冷的天了,还有蚊虫,嗡嗡声实在是扰人。林秋石躺在床上,尽量放空自己,想让自己想早点入睡。

    然而就在他要睡着的时候,却被阮南烛从身后轻轻的戳了一下,他正欲扭头,却听到阮南烛低低的声音:“别动,外面有东西。”

    林秋石浑身一震,瞬间清醒了。

    他仔细看去,发现不知何时,外面的树上附着了很难描述的东西,那东西贴在树干上,几乎要和树干融为一体,但是却又在扭动着,又细又长,像是蛇一样,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那东西慢慢的伸出了一只手,贴到了折页窗上面。

    林秋石看见那只手翻开了折页窗其中的一页,他本以为会看到一双黑色的眼睛,却没想到只看到了一片惨白……那东西根本没有眼睛。

    “闭眼。”阮南烛突然道。

    林秋石马上听话的闭上眼睛,他的听觉非常灵敏,非常清晰的听到了折页窗被翻动的声音。

    随后是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草地上走了。

    阮南烛一直没让林秋石睁眼,林秋石开始还忍着,后来终于忍不住了,道:“好了吗?”

    没有声音。

    林秋石心中一紧,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睁开眼转身一看,却发现阮南烛这货居然已经睡着了。

    林秋石:“……”看来这颗安眠药精不光安眠别人,还安眠自己啊。

    窗外恢复了平静,林秋石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个阴雨天气。

    气温有些冷,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雨滴。

    林秋石和阮南烛早早的起了床,去了楼下的餐厅。一进去,林秋石就听到王天心和那个姑娘调笑的声音,两人经过一晚上的相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被王天心勾搭的姑娘,此时正笑意盈盈的和他互喂早餐。

    林秋石瞅了他一眼,真是佩服这种人。在门内这样的气氛下都能愉快的约.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个人才。

    阮南烛跟在他身后也进来了,两人一进来,就吸引了餐厅里的大部分目光。一些人看的是长相依旧显眼的阮南烛,一些人却把暧昧的目光投到了林秋石的身上。

    林秋石开始还莫名其妙的,直到中途他去上厕所,照了会儿镜子后突然觉得哪里好像不对……

    他伸长了颈项,仔细看了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耳根下面多了一快红色的痕迹,那痕迹有点痒,应该是蚊虫叮咬后的结果,但是他知道这是蚊子咬的,别人不知道的,况且这位置又这么暧昧。

    林秋石简直哭笑不得,他用手挠了两下,感觉更痒了。

    这玩意儿暂时没办法消掉,林秋石叹了口气,只能放弃,他洗了手,转身正欲离开,却看到王天心从厕所外面走了进来。

    这旅馆很小,一楼的厕所只有一个,还是男女混用的。

    两人在狭窄的厕所里相遇,林秋石偏了身体,给他让出了一条路示意他先走。

    王天心冲着他笑了笑,突然开口:“你为什么要怕我呢?”

    林秋石一愣。

    “明明我和他都做的是同样的事,又何必做出一副我是坏人的模样?”王天心其实声音还不错,又长了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这样的放在外面也是很招女孩子喜欢的,他伸出手,抓住了林秋石的手臂,道,“对吧?”

    林秋石知道他是误会了,他想要把自己的手从王天心手里扯出来,又怕自己力气太大暴露了身份,于是只能用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打字:我们不是那样,你误会了。

    谁知王天心看见这字却冷笑一声,道:“你当我傻,你脖子上那痕迹,难道是蚊子咬的?”

    林秋石:嘿,还他妈真是蚊子咬的。

    王天心看了眼外面,突然露出邪恶的笑容:“你说,我如果就在厕所里把你办了,他会不会发现?”

    林秋石:“……”他默默的看了眼王天心的并不强壮的身板,心想,朋友,谁办谁还不一定呢。

    也不知道是林秋石的表情给了王天心什么错觉,他笑道:“怎么,这会儿知道怕了?”

    林秋石眼神在厕所里乱瞟,他已经开始思考待会儿要怎么干翻眼前的人会比较解气。

    但是就在林秋石打算动手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其他人的脚步声。

    王天心居然这都不肯放开林秋石,直到阮南烛出现在了门口,眼神不善的盯着他,他才不甘心的假笑了一下松了手。

    “秋秋。”阮南烛声音冷冷的,“有人为难你么?”

    林秋石看了眼阮南烛,两人目光交汇的刹那,他突然心领神会,在这一刻,林秋石戏精附体,他抽泣着扑进了阮南烛的怀抱,一副我被欺负的好惨的模样。

    阮南烛抬头,看向了王天心。

    大约是阮南烛的眼神实在是太恐怖,刚才还牛逼兮兮的王天心瞬间萎顿,露出尴尬的笑容:“误会,都是误会,我没对秋秋做什么……”

    阮南烛道:“最后一次。”他声音冷如坚冰,“如果再让我发现你企图对她做什么,我就弄死你。”这句弄死你一点不像是在说狠话,即便是靠在阮南烛怀里的林秋石,也察觉出了那浓郁的杀意。

    阮南烛是认真的。

    林秋石知道,王天心也知道。

    于是他慌乱的应了声,转身就走,连厕所都没上了。

    林秋石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简直想啐口水。

    “没事吧?”阮南烛问他。

    林秋石摇摇头,然后指了指自己耳根下面被叮咬出来的痕迹。

    谁知道下一刻,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便贴到了上面吮吸了片刻,林秋石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的想要将眼前的人推开,阮南烛却低低的笑了起来,道:“小哑女,你还真当我是什么好人了?”

    林秋石:“……”大佬,演一下你就那么快乐吗?

    “我可也不是什么好人。”阮南烛的手指在那处重重的摩挲了一下,引得林秋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他张口正欲说话,阮南烛却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隔墙有耳。

    “你要乖乖的听我话,就就带你出去。”阮南烛说,“你要是不乖,可别怪我把你一个人丢在里面。”

    林秋石:“……”差不多就行了啊。

    阮南烛:“懂了吗?”

    林秋石只能点头。

    于是阮南烛露出满意的表情,牵着林秋石的手就出去了。

    此时此刻,林秋石终于明白阮南烛这货让他装哑女的险恶用心,要是不是哑巴,他还能反驳几句破坏一下阮南烛的突如其来的表演欲,可现在他是个不能说话的哑巴,等他在手机上打完字,人家阮南烛戏都演完了。

    林秋石喝完了面前的牛奶,在心中暗暗的感叹着人心真是险恶……

    其他人看向阮南烛和林秋石的眼神更加的暧昧,估计也把两人当做约.炮二人组了。

    林秋石现在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瞪了阮南烛几眼。

    阮南烛很不要脸的说:“别瞪了,再瞪硬了啊。”

    林秋石:“????”神他妈的硬了。

    终于把早饭解决掉,林秋石赶紧拉着阮南烛从餐厅里出来了,他们昨天计划几天先去那几个失踪的小孩家里看看。

    这镇子上人口很少,据说全镇的小孩也不过八.九个,此时一下子就丢了三个,自然算是大事。

    阮南烛和林秋石很快就到了第一家丢小孩的地方,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团队里的几个老人。

    那家人看到他们,态度很冷漠,几乎是问一句答一句,从头到尾没有主动提供任何信息。

    好在愿意回答就还行,阮南烛问了几个关键的问题——孩子什么时候失踪的,在哪失踪的,失踪之前最后见了谁,失踪之前有没有什么预兆。

    “他脾气本来就怪。”作为家长,孩子失踪了本该是非常让人伤心的事,可这家人的态度却非常的奇怪,好像根本不愿意多说什么似得,“一天到晚不回家,他失踪是在六天前的一个黄昏,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了。失踪之前,他和他姐姐见了一面,至于预兆,如果有预兆还会失踪么?”

    大家把这些线索一一记下,正巧失踪孩子的姐姐也在旁边,阮南烛便找到他姐姐也询问了一下。

    大约是他的长相的确漂亮,很容易获得年轻女生的青睐,所以那姐姐对他们的态度还不错。

    她应该是十七八岁的年龄,样貌不算太出众,脸颊上长着一些雀斑,但身后那头漂亮的金发却十分的显眼,她道:“我弟弟劳伦失踪前说有人跟踪他,但是这小镇就这么大,又没有外来人,谁会跟踪一个孩子呢?我们当时都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似乎有些内疚,眼眶湿润了起来。

    “请问你介意我们去他的房间看看么?”阮南烛问。

    “走吧,我们带你去。”姐姐说。

    失踪的小孩叫劳伦,房间是顶层的阁楼,很窄小,也很杂乱,不大的房间里塞了一张小小的床,还有各式各样的书籍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因为阁楼实在是太窄了,大家不能一起进去,只能分批次的进去检查。

    林秋石和阮南烛还有另外一个女生是第一批进来的人。

    阮南烛直奔书柜,而林秋石则开始检查劳伦的床。

    很快,林秋石就有了发现,他在劳伦的枕头下面,看见一个带着锁的笔记本,他反应很快,一瞬间就拿起笔记本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装作若无其事。这时候林秋石才感觉女装有点好处,毕竟男生穿的都挺简单,想要藏个什么东西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阮南烛则在书柜上找到了很多劳伦做的笔记,劳伦在失踪之前一直在查关于本地都市传说的内容,这些都市传说很丰富,其中就有线索里提到的瘦长鬼影。

    “看来他是预感到了什么。”阮南烛分析道,“这次门内的死亡,是有先兆的。”

    林秋石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指了指门外。

    阮南烛看了他一眼,明白了他的意思:“走吧,我们出去。”

    两人以呼吸新鲜空气的借口走到了屋子外面,寻了个无人的角落,林秋石从衣服里掏出了劳伦的日记本。

    阮南烛看着他这样子笑了:“很熟练嘛。”

    林秋石被憋的快死了:“别闹了,快看看里面什么内容。”

    阮南烛点点头,他轻而易举的打开了笔记本上面的锁,看到了笔记本里面的内容。

    笔记本前面的内容,全是一个小孩子的日常生活,抱怨家长,抱怨学校,等等,还有学校?

    林秋石道:“这小镇还有学校?”

    阮南烛:“有的吧,不过不在这里,应该在隔壁镇上。”

    林秋石:“哦……没听镇长说过啊。”

    阮南烛道:“他原来不是亲生的,也难怪家长那种态度。”

    劳伦不是父亲亲生的,而是母亲带着他改嫁过来,而继父则一直不喜欢他,经常找他的麻烦,甚至殴打他。在他失踪之后,也表现的漫不经心,似乎对于孩子不见了的这件事根本不在乎。

    “劳伦的母亲呢?”林秋石有点奇怪。

    “没怎么提到。”阮南烛道,“……这就很奇怪了。”

    的确很奇怪,他们进到屋子里时就没看见女主人,也没有人提起这屋子里曾经有个女主人。

    继续往下翻,林秋石看到了关于失踪的线索。

    笔记本里,劳伦一直在抱怨有人似乎在跟着他,从他上学放学的路上就跟着他,但是又找不到那个人。

    起初劳伦抱怨的语气还只是愤怒和厌烦,但很快,这种愤怒和厌烦变成了恐惧,劳伦似乎发现了什么……

    “它又在我的窗户外面出现了,我躲在了床底下,希望它不会发现我。”

    “这次我躲在衣柜里,还好没有躲在床底下,我看见它弯下了腰,手朝着床底下伸了除去,像是在找我的样子。”

    “没人相信我的话,他们都觉得我疯了,那东西差点从窗户的缝隙里挤了进来,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知道了它的名字,可是时间已经不够了,来不及了……”

    “一切都完了。”

    这些内容是劳伦近段时间的日记,在几天前,他的日记记下了最后五个字:一切都完了。

    这是最后一篇日记,之后劳伦便失踪了,而日记也停了下来。

    “看来就是那东西带走了孩子。”林秋石看完了日记本,“瘦长鬼影……”

    阮南烛:“会把他带去哪儿了呢……”

    林秋石和阮南烛对视一眼,尴尬的笑了起来:“不会带到罐头厂去了吧。”

    这镇上似乎就这么一个特殊地点。

    阮南烛:“所以你早上吃鱼罐头没有?”

    林秋石赶紧摇头,那鱼罐头味道看起来就不怎么样,他早饭吃的清淡,更是没有兴趣。

    不过他虽然没有吃,其他人却吃不少,特别是王天心似乎对鱼情有独钟。

    林秋石:“不能细想,太恶心了。”

    阮南烛:“接下来想去哪儿?”

    林秋石:“不是还有几个失踪的孩子么,去看看他们吧,如果有什么共同之处就好了。”

    阮南烛点头,同意了林秋石的提议。

    于是两人便朝着剩下两个失踪孩子的家中走去,路上顺便讨论起了一些关于镇上的细节。

    当然,为了保持哑女的人设,林秋石也没敢说太多的话,几乎全程都在用手机的语音功能和阮南烛交流。

    阮南烛看着他低头打字的模样,笑眯眯道:“秋秋,你真可爱。”

    林秋石:哪里可爱?

    阮南烛:“哪里都可爱,想把你抱回去关起来,只给我一个人看呢。”

    林秋石:“……”阮南烛你知道你这样很像个变态吗?

    阮南烛:“哈哈,我开个玩笑。”

    林秋石:“……”说真的,每次阮南烛说这句话时,他都觉得阮南烛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