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食欲



    听到秦不殆那一句忍不住了,林秋石内心深处生出了毛骨悚然之感, 面前的人嘴上沾满了鲜血, 瞪着一双布满了红血丝的眼睛静静的看着他, 那强行压抑住的眼神,让林秋石手臂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他的直觉在此时敲响了警铃——眼前的人非常危险。

    秦不殆慢慢的朝着林秋石靠近, 脚步最后停在了林秋石的面前,他慢慢叫出了林秋石的名字, 语气又黏又冷, 带着一股子含糊不清的味道。

    林秋石在这一瞬间甚至是想要转身跑掉的, 但他又感觉自己在转身露出后背的刹那, 会有什么事情不可控制的发生,于是便死死的压制住了内心深处逃避的想法, 道:“秦不殆, 你没事吧?”

    秦不殆对着林秋石露出一个怪异笑容:“我没事。”这个笑容还不如不笑, 将他的表情衬托的更加扭曲。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厨房外面却是传来了陈非疑惑的声音:“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陈非伸手打开了墙壁上的灯光开关,整个厨房都亮了起来, 他也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秦不殆——”陈非道, “你在做什么?”他的目光放到了秦不殆啃咬的那些肉块上面,在问出这个问题的下一刻,他似乎就明白了秦不殆到底干了什么,他的语气稍有停顿,“你刚从门里出来?”

    秦不殆慢慢的点头。

    “饿了么?”陈非语气很冷静, 似乎完全对这样的场景见怪不怪了,“我给你煮点东西吃。”

    秦不殆没说话,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陈非也没叫住他,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秋石没有陈非丰富的经验,无法理解秦不殆到底是怎么了,说实话,看到秦不殆这个模样,他只能想起门里的那些怪物。

    “他应该是被门内世界影响了。”陈非走到冰箱旁边,从里面拿出了一块牛排,真的打算煎牛排给秦不殆吃,“人的精神是很脆弱的,一旦受到强烈的刺激,就会容易出现紊乱的情况。”他说完这话,又看了林秋石一眼,“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这么平静的接受。”

    林秋石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糟糕的情况是人死光了,门和钥匙都还没出现。”陈非点火,热油,牛排在锅里发出滋滋的声音,“一个人被困在门里面,不知道还要被困多久……”他的声音越来越低。

    这的确是个噩梦。

    一个人被困在门里面,这种事情即便是想一想也觉得遍体生寒。林秋石靠在门旁边:“秦不殆……没事吧?”

    陈非摇摇头:“不知道。”

    林秋石:“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陈非说:“不知道的意思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恢复,能不能把现实世界和门内世界分开。”

    林秋石蹙眉:“如果分不开呢?”

    陈非的动作停了片刻,脸上出现自嘲般的笑容:“分不开?分不开……他这个人就算完了。”

    在门内世界杀人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在现实里面,却有法律作为制裁的依据。

    况且这样的人会变得非常危险,就算是没有杀人,也可能会做出什么别的过激举动。分不清门内外的人,是不能继续待在别墅里的,当然,这句话陈非没有和林秋石说,因为他觉得没必要。

    牛排煎好了,陈非端起来走到了外面的餐桌旁,把牛排递给了秦不殆。

    秦不殆用刀叉分解着牛排,余光却在注视着林秋石,他还是觉得很饿,眼前的牛排完全没有办法解除那种让他全身焦躁的饥饿感,但他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于是只能垂了头,假装自己吃的很开心。

    陈非就在旁边看着,林秋石注意到他的眉头拧成了一团,眼里也带着审视的味道,似乎在对秦不殆的状态做出判断。

    陈非问:“你在门内世界遇到了什么?”

    提到门内这两个字的时候,秦不殆浑身颤抖了一下,他张了张嘴,半晌没有出声,似乎无法组织语言对那个世界进行描述。

    陈非道:“嗯?”

    秦不殆含糊道:“很可怕的世界,那里没什么吃的,我一直都很饿。”

    陈非没说话,陷入了思考之中。

    秦不殆吃完了牛排,很有礼貌的和他们说了晚安,然后上楼睡觉去了。

    林秋石站在原地看着他慢慢走远,他总觉得秦不殆的状态还是不太对劲,但是到底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没办法说出来。

    陈非说:“明天我问问阮哥。”

    林秋石:“问他什么?”

    陈非叹气:“当然是问他秦不殆到底是进了哪个世界。”秦不殆现在还是新人,进的都是前面的世界,他没有林秋石的好运气,大家只带了他两扇门,最近一扇,只有他一个人进去了。

    林秋石点头表示同意。

    这天晚上,林秋石没怎么睡好,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秦不殆啃食生肉的模样。说实话,在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他甚至也有了一种分不清门内外世界的感觉,这感觉非常的糟糕,让人充满了不安全感。

    第二天,林秋石顶着两个黑眼圈下楼了。

    程千里刚遛完他家吐司回来,吐司正摇着它肥噜噜的小屁股在和栗子追逐打闹。

    程千里见林秋石一副严重睡眠不足的模样,道:“你怎么啦?怎么一脸没有睡醒的模样。”

    林秋石打了个哈欠:“没事,昨天晚上睡太晚了。”

    程千里:“哦,来吃早饭吧,我哥刚做的。”

    程一榭熬了粥,又做了几个小菜,这会儿坐在桌子旁边慢慢的吃。林秋石走过去和他道了声早安,便也端起碗吃饭。

    别墅里的人陆陆续续都醒了,林秋石看到了陈非,也看到了秦不殆。

    秦不殆的身上已经完全没有了昨天晚上见到的那种可怖的味道,他换了身干净衣服,脸上带着笑容,走到了林秋石旁边,道:“早上好。”

    林秋石:“早上好。”

    “抱歉昨天吓到你了。”秦不殆说,“我才从门里面出来,没能调整好状态。”他弯起眼角,表情很温和,“真的很对不起。”

    “没事。”林秋石说,“你……调整过来了么?”

    秦不殆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了。

    陈非坐在旁边看着两人互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秦不殆,他显然并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说辞。

    没一会儿阮南烛也下来了,他保持着惯有的冷淡模样,吃完饭正打算出趟门,却被陈非叫住了。

    “阮哥。”陈非说,“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阮南烛点点头,两人走到了旁侧的角落里。

    林秋石知道陈非大概是要和阮南烛说关于秦不殆的事情。说实话,此时的秦不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很难将他和昨天那个疯狂啃食生肉的人联系起来。不过他的精神状态到底如何,有没有恢复,林秋石无法完全判断,所以觉得这事情就留给陈非来做好了。

    林秋石吃完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此时正是盛春,阳光灿烂,凉风微抚,林秋石坐在窗户边上,打开电脑浏览了一下那个只有门内人士才能进去的论坛。

    这论坛上面有很多有趣的信息,林秋石已经养成了每天都要看一看的习惯。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颗糖塞进嘴里,拖动鼠标开始看帖子。

    帖子很多很杂,千奇百怪。

    有聊门内世界的,有讲都市传说的,甚至还有同城交友的。

    林秋石看的津津有味。

    因为才从门里面出来,阮南烛也没有给林秋石安排什么活动,只是让他好好休息。

    林秋石觉得这样浪费时间的感觉其实非常舒服,他吃了午饭,又午睡了一会儿,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早上陈非和阮南烛说了事情之后,两人离开了别墅,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过林秋石早就习惯了他们这样的神出鬼没,一点没好奇。

    倒是程千里和程一榭两人也不见了踪影,林秋石猜测他们可能是程一榭带着程千里去刷低级门去了。

    别墅里还有易曼曼、卢艳雪和秦不殆,他们四人简单的吃了晚饭,林秋石便打算回房休息了。

    洗个澡,林秋石躺在床上玩数独。这个小游戏可以让他心情很快的平静下来,也有利于进入睡眠状态。

    他正在慢慢的填着,却听到门口传来的敲门的声音。

    “谁?”林秋石走到门口,拉开了门,看见了站在门口的秦不殆。

    秦不殆说:“你好,我想找你聊聊天可以么?”

    林秋石一愣:“现在?”

    秦不殆点点头。

    林秋石稍作犹豫:“可以……我们在书房聊吧,你等我一会儿,我换身衣服就过来。”他现在还穿的是睡衣。

    秦不殆静静的看着林秋石,此时林秋石穿的是一件白色的棉质睡衣,露出了修长的颈项和漂亮的锁骨,林秋石模样清俊,气质温和,一看就知道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也看起来……很好吃。

    秦不殆突然舔了舔嘴唇。

    林秋石疑惑的看着他:“秦不殆?”他感觉眼前的人好像有些不对劲。

    秦不殆说:“我就耽误你五分钟,很快的。”他说着话,慢慢的用身体挤进了林秋石的房门。

    林秋石注意到了秦不殆的动作,他后退一步,做出防备的姿态:“你有什么事么?”

    秦不殆看着林秋石,眼神里流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渴望。

    林秋石被秦不殆看的毛骨悚然,他说:“秦不殆?”

    秦不殆道:“我……”他还没说完这句话,竟是朝着林秋石扑了过来。

    林秋石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还是被秦不殆扑了个正着,秦不殆的力气极大,直接将林秋石扑倒在了床上。

    林秋石:“秦——”他话刚出口,就被秦不殆死死的捂住嘴。这完全不是人类的力量,秦不殆轻轻松松的用一只手就制住了林秋石的挣扎,林秋石瞪大了眼睛,看见秦不殆用渴望的眼神盯着自己的颈项。

    “我就尝一口。”秦不殆轻声道,“我就尝一口……”他低下头,用舌头舔了舔林秋石的下巴。

    林秋石想到了昨天那块被秦不殆撕扯的粉碎的肉,他开始用尽全力挣扎,可是秦不殆的力气却让他的反抗如同蚍蜉撼树一般。

    秦不殆看着林秋石的颈项重重的吞了吞口水,他微微张开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对着林秋石的颈项就要咬下去……

    “唔……”林秋石继续挣扎着。

    就在他感觉到秦不殆牙齿冰冷的触感的时候,房门却响起了敲门的声音。秦不殆露出紧张的表情,看了眼门口。

    “咚咚咚。”敲门声还在继续。

    林秋石和秦不殆视线相触,他本来以为有人来了,秦不殆会放开他,谁知道他竟是从秦不殆眼神里看出了决绝的味道。

    “抱歉。”秦不殆低声在林秋石的耳边低语,“你看起来太好吃了,我真的……忍不住,就算是被发现了,我也不想放开……”他的牙齿停留在了林秋石的颈项上面,开始微微的用力。

    林秋石瞪圆了眼睛,他感觉到了肌肤上传来的钝痛,他没想到,秦不殆居然真的会下口。

    “砰”的一声巨响,锁起来的门被人一脚踢开了。

    趴在林秋石身上的秦不殆被一双手抓住,然后提起来狠狠的扔到了墙壁上。秦不殆受痛惨叫,林秋石则狼狈的从床上爬起,他看到一脸冰冷的阮南烛。

    阮南烛没说话,走到秦不殆面前,顺手拿起了桌子上青铜制成的装饰物,然后抓住秦不殆的下巴强迫他张开了嘴。

    秦不殆吓的浑身发抖。

    阮南烛的语调冷如冰霜,他说:“这么喜欢吃,那就吃个够吧。”他直接把那东西砸到了秦不殆的嘴里,硬生生的砸断了秦不殆的两颗牙齿。

    秦不殆痛的直接晕了过去,阮南烛这才松了手,又回到了林秋石的面前,他蹙着眉头,心情很不好似得:“还好?”

    林秋石:“没事。”他道,“是我太大意了。”他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秦不殆还敢对他动手。陈非的话虽然已经给了林秋石警醒,但他还是低估了门对于秦不殆的影响。

    阮南烛盯着林秋石。

    林秋石被他的眼神搞的很不自在,他注意到阮南烛的目光停留在他的颈项上,于是伸手摸了摸,才发现自己的脖颈已经被秦不殆咬出了一个牙印……虽然没破皮,但也挺疼的。

    这个是不是需要去打个破伤风针什么的……林秋石正在心里想着这事儿,就见阮南烛直接俯身过来。

    林秋石被阮南烛的动作吓了一跳,正想问阮南烛怎么了,便被阮南烛牢牢的抓住了手臂——下一刻,刚才被咬的地方被用力的擦拭着,林秋石第一个反应就是阮南烛是不是被秦不殆传染了不正常的情绪,他吃痛大叫用手推拒着:“阮南烛——你冷静一点!!我是林秋石!!”

    阮南烛一口咬了下去,停顿几秒后才松了口,满意的看着林秋石脖子上的压印被他的压印覆盖,大概是听到了林秋石的叫喊,他淡淡道:“我知道你是林秋石。”

    “你被传染了?”林秋石捂着脖子,痛的直嘶气,“你咬我做什么?!”

    阮南烛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消毒。”

    林秋石:“……”阮南烛到底怎么了。

    阮南烛说完这话,拖着已经陷入昏迷的秦不殆转身就走,林秋石看着屋子里一片狼藉和被踹坏的门,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秦不殆那一口没给林秋石咬破皮,阮南烛却给他咬破了。林秋石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有点疑惑自己需不需要去打个狂犬疫苗什么的,他也没被人咬过,于是上搜索引擎搜索了一下该怎么办。

    结果没搜索还好,这一搜索林秋石看的真是胆战心惊,差点以为自己会当晚暴毙。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林秋石匆匆忙忙的去了医院,医生看到他的伤口后,颇有深意的来了句:“年轻人要节制啊。”

    林秋石:“……”节制什么,节制吃东西吗?

    医生:“不用打疫苗,消毒就行了,咬你的人没有传染病的话问题不大。”

    林秋石:“可是搜索引擎上说……”

    医生一拍桌子:“生病了能不能别用搜索引擎?那玩意儿不是越用越觉得自己得了绝症吗?”这医生年纪看起来三十一二,还挺年轻的,给林秋石随便开了点药就嫌弃的挥手让他回去了。

    林秋石回了别墅。

    昨天晚上秦不殆被带走之后,林秋石也没去问到底被怎么处理了,今天一直没看到他,也没看到阮南烛,便私下里找到陈非问了一下。

    陈非看着林秋石脖子上的伤口,叹气说:“是我的问题,我不该放着他不管的,还以为他最起码能忍一忍呢,谁知道自制力那么差。”

    林秋石:“那他现在人呢?”昨天晚上阮南烛把秦不殆拖出去的样子简直像是要直接拉去火化了。

    “弄到别的地方去了。”陈非说,“有个地方是专门放他们这样的人的,他们被门影响之后在现实里行为会出现偏差,所以需要心理辅导。”至于能不能辅导成功,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过这样的人放在哪儿都是危险人物,如果昨天晚上阮南烛没有出现,林秋石可能已经被秦不殆直接咬死了。

    林秋石:“哦……”他想了想,小声说,“南烛呢,我怎么没看见他?”

    陈非:“他好像有点事情出去了。”他说,“你这伤口不要紧吧,都破皮了,有去医院看看么?”

    林秋石心想要不是阮南烛补的那一口他也不至于破皮啊,说着是消毒却咬的那么狠,真是很过分了。不过这些话他也没敢说出来,只是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已经去医院看过。

    之后秦不殆就消失在了别墅里。

    大家很是默契的也没去问他到底去了哪儿,就连程千里这个最不会看眼色的也再也没提过他。

    他们似乎早就为突如其来的离别做好了准备。

    这事情发生的第三天,林秋石才看见阮南烛。那会儿他的伤口已经结痂,和程千里从外面溜了吐司回来,看见阮南烛坐在客厅里吃水果。

    听到两人的脚步声,阮南烛只是抬了抬眼皮,对着他们投来一个不咸不淡的眼神。

    “阮哥,你回来了。”程千里高高兴兴的和他打招呼。

    “嗯。”阮南烛应了声,看向林秋石。

    林秋石莫名的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他感觉那天晚上的阮南烛有些怪怪的,连带着现在的他也有点怪。

    “好了?”阮南烛开口。

    林秋石知道阮南烛是在问他的伤口,点点头:“好了。”

    “哦。”阮南烛说。

    也不知道是不是林秋石想多了,他竟是从阮南烛的语气里听出了一种遗憾的语气,林秋石:“那天晚上谢谢你……”要不是阮南烛,他这会儿估计已经凉了。

    阮南烛:“客气。”

    林秋石迟疑道:“秦不殆,还有救吗?”

    阮南烛慢慢把嘴里咀嚼的水果咽了下去,才回答了林秋石的问题:“不知道,看他自己的造化。”

    林秋石:“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

    阮南烛:“家常便饭。”

    林秋石没想到居然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一百个新人里面至少九十九个会出现心理问题。”阮南烛站起来,“剩下那个是程千里。”

    程千里在旁边听着这话满脸茫然,说:“什么叫剩下那个叫程千里啊。”

    林秋石怜爱的摸了摸程千里的脑袋:“没事,阮哥夸你呢。”

    程千里:“哦,嘿嘿嘿嘿。”

    林秋石心想其实能傻成程千里这样也挺不容易的……

    “准备一下。”阮南烛道,“程一榭的第九扇门就要开了。”

    林秋石心中一惊:“我也一起?”

    阮南烛:“不想去?”

    林秋石:“我……我不知道……”

    阮南烛倒也没有强求,只是淡淡道:“不想去也没关系,给你三天时间想一想。”

    林秋石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阮南烛说完这话转身又走了,程千里看着他的背影,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最近的阮哥有些和之前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林秋石道:“怎么不一样了?”说实话,经历了秦不殆的事情之后,他才察觉自己在现实世界太放松了,这要是在门里,他肯定不会让秦不殆进来的。

    “不知道。”程千里挠挠他的傻脑壳,“我也说不好……”

    林秋石看着程千里,一时间竟是有些担忧眼前的这货到底要怎么通过接下来的那些门。他完全可以想象到,程一榭为了这个傻弟弟,操碎了心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