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第十四扇门



    经过两次的进门, 阮南烛已经可以确定,第十一扇门的线索并不会产生新的变化了。

    第十扇门难度太高,他们不可能再刷第三次, 况且两次已经足够, 不能再用生命去冒险。如果程一榭没有离开,那么他们或许可以获得第三张关于第十一扇门的线索,但奈何天不遂人意,出现了这样的意外。

    大约人生多是如此, 充满了无常和变数。

    阮南烛说叶鸟的身上也有光,是很适合门的人。而叶鸟也如阮南烛预料的那般,很快的融入了黑曜石里的生活, 他性格活泼跳脱,让别墅里的气氛不至于太过沉闷。

    两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自从离开黑曜石后, 林秋石再也没有见过程一榭, 程一榭就这样隐匿了自己的踪迹,干净利落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仿佛不曾出现过。

    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之前经常来串门的卓飞泉, 他在程千里出事之后还来过一次,但是他大大咧咧的坐进客厅,说:“程千里那个傻子呢?怎么不在?”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或许是众人因为他的这个问题露出的表情实在是太难看,卓飞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欲言又止片刻, 最后却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出现,他和程一榭一同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两年时间里,林秋石依旧没有停下刷门。

    高级的,低级的,都有进去,频率大概是半个月一次。有时候阮南烛会和他一起,有时候却是他独自一人。

    这期间林秋石再次见识了一次叶鸟的女装……算了,不提也罢,想着都辣眼睛。

    进门进的多了,也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坚强的软弱的,在死亡面前的人生百态,总是让人不由的心生感慨。

    而阮南烛则一直没有放弃联系程一榭,但一直没有什么回响,直到第二年的某一天,他们知道程一榭一定会出现在某个地方。

    那天是程千里的忌日。

    林秋石和阮南烛两人去了埋葬程千里的墓地,寻了个角落,等了一段时间后,便看见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程千里的墓碑前。

    那人戴着口罩和帽子,看不太清楚面容,但林秋石只看了一眼,就确定出现在他们眼前的这人就是程一榭。

    林秋石道:“我们要过去吗?”

    阮南烛摇摇头,“先让他一个人静一会儿吧。”

    林秋石叹息。

    程一榭在程千里的目前站了好久,最终把手里的花放在墓碑面前。在他准备要离开的时候,林秋石终是忍不住叫出了他的名字:“一榭!”

    程一榭的身形顿住,扭头看向林秋石。

    林秋石快步走到他的面前,他有很多话想要同眼前的这个孩子说,但又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

    “好久不见。”却是程一榭先开了口。他看着林秋石的眼神是冰的,和之前那种性格所致的冷淡相比,他此时的眼神却像是冰冷的湖,深邃黝黑,寒意入骨,已经寻不到一点温度。

    “好久不见。”林秋石说。

    阮南烛也走到了程一榭面前,他用眼神打量了程一榭一番,却是什么都没说。

    “我还有些事,要先走了。”程一榭抬起手表看了看,语气很冷淡。

    林秋石道:“你……”他想问程一榭过的好不好,又觉得这个问话实在是有些多余,因为谁都能看出来,他过的不好。

    程一榭过的不好。他的头发白了许多,虽然用帽子遮着,但也十分明显,

    “去吧。”阮南烛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话,他说,“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我们都在的。”

    程一榭点点头,脸上依旧毫无动容之色,转身便走。

    林秋石和阮南烛看着他的背影,双双沉默。事实上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程一榭,即便时隔一年,可某些事情的影响却丝毫没有减弱,甚至可能永远也不会减弱了。

    林秋石慢慢剥开一个糖,放进嘴里,感受甜味在自己的舌尖蔓延开来,他伸手握住了阮南烛的手,道:“走吧。”

    两人这才离开了墓地。

    林秋石能看到程一榭还活着,心里便放下几分,他不敢奢求太多。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几天之后他们居然收到了一封程一榭寄来的信件,信上面简单的说了一下他得到的第十一扇门的线索。

    “我得到的是,是特殊的线索。”在信上,程一榭如是说,“线索只有两个字,生死。”

    林秋石看到了信上的内容,念出了两个特殊的字:“生……死?”

    阮南烛蹙着眉头,也陷入了思考。

    他们的线索是无解,可程一榭的线索却是生死,这让林秋石产生了某种奇怪的猜想,他说:“难道所有人的第十一扇门都是一样的?”

    阮南烛的手指摩挲着信件,看着上面生死二字:“有可能。”

    “你的前辈进第十一扇门的时候有没有提供什么信息?”林秋石看向阮南烛。

    “没有,那时候我还是个新手。”阮南烛回答,“哪里想得到第十一扇门那么久远的事。”

    这就没办法了,他们身边没有一个过了第十一扇门的人。事实上阮南烛和林秋石能安全的渡过第十扇门,已经是其中翘楚。

    生死,生死,线索里的生死到底是指什么?如果是其他的门,他们倒还可以坦然的想着进门之后再联系发生的事进行分析,可是这是一个不小心就会出人命的高难度门,即便是阮南烛,也不敢托大。

    虽然还有一年的时间,他们已经开始为进门做准备了。

    两人查阅了很多资料,关于生死二字的联想,从东方传说到西方神话,从阎罗殿到阿努比斯……

    虽然不知道这些事到底有没有作用,但做点什么看,也总比坐以待毙好受得多。

    两年时间里,叶鸟通过了他的第七扇门。林秋石当时问他要不要跳级,叶鸟想了想,却拒绝了。表示跳门也没有什么用处,该过的还是得过。

    林秋石倒是很佩服他的谨慎和自制,毕竟面对这样的诱惑,不是每个人都能从容拒绝的。

    第十一扇门的准确时间,是三月二十七号,因为门数的等级已经非常高,所以他们现在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具体的进门时间。

    阮南烛一脸严肃的在日历上三月二十六的位置上画了一个圆圈,还在旁边标了个小爱心。

    林秋石看见之后和他说:“你标错了,是二十七号才进门。”

    阮南烛道:“没标错。”

    林秋石莫名其妙。

    阮南烛道:“二十六要多做几次。”

    林秋石:“……”他反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阮南烛这货是在说黄笑话,一时间有些无语,自从他和阮南烛确定了关系后,阮南烛门里面那种跳脱的性子表现的越发明显,林秋石觉得这样挺好的,唯一不好的就是阮南烛经常吃自己的醋。

    “你喜欢祝萌还是阮南烛?”在门外面的时候阮南烛这么问林秋石。

    林秋石只能说自己喜欢的是阮南烛

    到了门里面,答案就要换一个了,然后祝萌戏精上身,说:“可是昨天一个叫阮南烛的男人联系了我,说你爱他。”

    林秋石:“……我两个都爱不行吗?”

    阮南烛:“可以,我批准你两个都爱。”

    林秋石:“……”唉,你手里为什么能有那么多的剧本。

    第十一扇门的时间渐渐逼近,众人间的气氛又开始凝重。

    不用想,这扇门的难度也会很高,于是林秋石进去之前还仔仔细细的盘算了一下,他身后事要怎么处理。但思考之后,他发现自己好像基本上是个没什么牵挂的人,唯一的朋友吴崎已经没了,家里面几乎好久没有联系过,除了别墅里的这群朋友之外,还真没什么需要告别的人。

    不过让林秋石没想到的是,在进门的前一个月,阮南烛居然把自己带回了他家。

    林秋石一直以为阮南烛的家里面会是比较冷清的氛围,却没想到一到家里,就出现了一个美丽的中年女人,扑到阮南烛的身上就开始哭。

    阮南烛不为所动,慢慢的把女人推开,叫了声:“妈。”

    林秋石在旁边尴尬的站着。

    接着林秋石大致的了解了一下阮南烛的家庭构成,他家条件很好,他有个优秀的哥哥,一个严厉的父亲,一个娇俏的母亲。这个家庭除了条件好一些之外一切都显得很普通,和阮南烛简直是格格不入。

    阮南烛则是很坦然的介绍了林秋石的身份,说他是自己的爱人。

    林秋石本来还有点紧张,但却见他们居然很平静的接受了阮南烛的说法,后来林秋石才知道,他们家里人居然和易曼曼的家里人差不多,以为阮南烛是精神上出了问题……

    “我家孩子哪里都好,就是有点臆想症。”趁着阮南烛去上厕所的功夫,他的母亲抹着眼泪和林秋石如此说,“这病他小时候就有了,谢谢你,一定是你陪在他的身边,才让他好了起来……”

    林秋石听着没敢吭声,心想他总不能告诉阮南烛他妈他也有臆想症吧。不过这事情仔细想想其实也能理解,毕竟在没有门的人眼里,他们进门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发了会儿呆而已。

    只是发呆完之后的反应有些激烈,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还直接从楼上跳下去……

    看得出,阮南烛的家庭对他还是有些感情,只是这种感情在某种程度上却变成了负担,他们理解不了阮南烛的所作所为,理解不了阮南烛为什么要逃避正常的人生轨迹……

    世上本来就没有感同身受这种事。

    吃完饭后,阮南烛便带着林秋石离开,他坐在车里,扭头看向林秋石,问道:“没什么想说的?”

    林秋石道:“说什么……你妈真年轻?”

    阮南烛:“……”

    林秋石笑了起来,“没什么想说的。”他停顿片刻,道,“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只是有些事情注定了没办法理解而已。

    阮南烛说:“我其实挺幸运的,家里人一直觉得我疯了,还想把我送到国外去治病,但是也没有勉强我。”

    说到精神病,林秋石就想起了易曼曼,易曼曼几乎是黑曜石里的典型了,家里人一直觉得他在发疯,是个神经病,甚至企图强行把他关进精神病院。和他比起来,阮南烛的家人的态度简直对比鲜明。

    “是啊,在外人看来我们可不就是神经病么。”林秋石无奈道,“发了会儿呆就又哭又叫的。”

    阮南烛说:“我已经四五年没有回家了。”

    林秋石看着他,知道阮南烛话语中隐藏的意思,果不其然,阮南烛又缓声道:“联系没那么密切,真的失去的时候,也不用那么伤心。”

    林秋石哑然失笑:“那可不一定。”他想到了当初他们马上要确定关系的时候,阮南烛却突然往后退了一步,此时想来,大概就是这样的想法在作祟。

    只是此时他们都足够坚定,可以成为对方依靠的支柱。

    进门前半个月,别墅里都在狂欢,一群人每天聚在一起喝酒,闹的很晚。

    这种狂欢之下压抑着的某种情绪却在某个夜晚突然爆发出来,那天别墅里所有人都在哭,陈非,易曼曼,卢艳雪,还有叶鸟。

    叶鸟说:“林秋石你个小王八犊子一定要出来啊!!”

    陈非说:“阮哥我等你们出来。”

    易曼曼和卢艳雪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已经说不出话来。

    林秋石被弄的眼眶也有点湿润,只有阮南烛依旧心硬如铁,道:“这不是还没死呢么,哭什么哭?”

    “呜呜呜呜。”但喝多了的大家完全无视了阮南烛的话,继续发泄着心中不安的情绪。

    林秋石躺在沙发上,被酒精侵蚀的脑子一片空白,但即便如此,他却是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有人在乎他的生死,有人关心他的存亡,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是如此的让人感动,甚至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

    大家哭着,闹着,屋子里乱成一团。

    阮南烛走到了林秋石的身边,坐下,然后把林秋石抱进怀里,手指点着林秋石的耳朵尖,他说:“你的耳朵像精灵一样。”

    林秋石傻乐着看着阮南烛。

    喝了点酒的阮南烛也格外好看,他的冷淡的神情被微醺的神情冲淡,眼眸之中波光流转,嘴唇是红色的,带着些许湿润的水渍,看上去格外的可口。

    林秋石伸手摸了摸阮南烛那浓密的睫毛,笑道:“好长。”

    阮南烛垂眸看着他。

    林秋石靠在阮南烛的怀里,感受着对方肌肤的温度,他说:“我以前觉得这样就已经足够了,但是现在……”他眉宇间透出些许哀愁,“我想和你白头偕老,这样想会不会太贪婪?”

    “不。”阮南烛说,“每个人都会这么想,这是正常的事。”他凑到了林秋石的耳边,亲了亲林秋石的耳朵尖,声音暗哑,“我也如此。”

    林秋石闻言露出灿烂的笑容,他道:“那真是太好了,你害怕吗?”

    阮南烛道:“曾经怕过,但是现在已经不怕了。”

    他们拥有了彼此。

    林秋石的心也平静了下来,他说:“我也不怕。”

    他们凝视对方的眼睛,随即默契的露出笑容,阮南烛把林秋石抱了起来,直接上了二楼。

    叶鸟见两人要走,喊道:“这就走啦?还没喝高兴呢……”他说完话脑袋被陈非拍了一下,陈非说:“年轻人,清醒一点,人家可是在谈恋爱。”

    叶鸟:“……”这里对单身狗真不友好。

    那是如同末日狂欢般的十几天,在离二十七号的前一周,大家的情绪又逐渐的平静下来。

    阮南烛找到陈非,开始交代一些事情。

    陈非起初有些抗拒,但阮南烛说了一句话让他平静了下来,他说:“我不能保证自己能出来,如果我走了,你得让黑曜石继续维持下去,他们还在,你要保护他们。”

    陈非这才勉强同意。

    和阮南烛不同,林秋石没事情做,就去帮卢艳雪做饭。

    卢艳雪表情一直很低落,她想要勉强打起精神,但林秋石却看得出她连笑容都很勉强。

    林秋石看着她这样子也觉得心疼,便委婉的表示,不想笑就别笑了吧,他理解她此时的心情。

    卢艳雪听到这话,却是再也绷不住,扑进了林秋石的怀里嚎啕着哭了起来,她说:“我没办法去想,我没办法去想你和阮哥都不在了的样子,我不敢去想你们出事……”

    林秋石摸着她的头发,像是安抚一个崩溃的小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说:“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卢艳雪哭的不成样子。

    三月二十五号,程一榭回来了,他的回归让所有人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喜悦之下又带着浓浓的担忧。

    程一榭高了,瘦了,两年的时间,已经完全长成了成熟男人的模样。

    他知道林秋石和阮南烛进门的时间,所以这次前来,大概也是担心这是最后一面。

    一群人没敢聊旧事,只是问程一榭两年间过的好不好。

    程一榭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但林秋石却注意到,他的颈项上多了一根项链,这项链林秋石曾经在卓飞泉的脖子上见过……

    “卓飞泉呢?”阮南烛问出了林秋石想问的问题。

    “他死了。”程一榭的语气很平淡,仿佛死亡已经没办法给他带来任何刺激,“去年走的,没熬过第十扇门。”

    阮南烛便不再说话。

    程一榭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便起身要离开,卢艳雪问他为什么不回来,他却是笑了笑,嘴里吐出三个字:“我不配。”

    林秋石听着这三个字,心脏跟被针扎了似得疼,他看向阮南烛,却见阮南烛嘴唇抿出一条紧绷的弧线,没有说出任何挽留的话。

    程一榭离开后,阮南烛才说:“走捷径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林秋石知道他什么意思。

    大约阮南烛也很想对程一榭说欢迎回到黑曜石,但终究是他却保持了沉默。因为程一榭已经和他的原则背道而驰,有些事情是底线,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底线都是不能被打破。

    二十六号,林秋石和阮南烛在床上躺了一天。

    他们说着情话,看向对方的眼神里全是缱绻,两人相拥而眠,太阳落下又升起,终于到了最重要的日子。

    三月二十七,林秋石和阮南烛,一起进门的那天。

    这是个晴朗的春日,清风微拂,暖阳熏人。

    林秋石和阮南烛一起吃了早餐,把准备好的东西背到了身上,两人坐在床边,一边吃糖一边聊天,直到周围的气氛突然发生的变化。

    原本坐在林秋石对面的人突然消失,林秋石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他背着背包站起来,随手推开了一扇门,看见了已经非常熟悉的长廊。

    长廊之上,十扇门已经被封条封好,只剩下两扇门矗立在走廊的尽头。

    林秋石缓步踏入其中,走到了一扇门面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抓住门把手缓缓拉开。

    画面扭转,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林秋石带进了门内,待到他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后,他的呼吸却顿住了。

    经历了那么多门,看见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场景,却都没有眼前的环境来的渗人,林秋石的后背上起了一层冷汗,手臂上不由自主的冒出无数个鸡皮疙瘩——他出现在了一间看似普通的卧室里。林秋石清楚的记得,就是在这件卧室里,他和现实里的阮南烛,见了第一次的面。

    没错,林秋石回到了他曾经的住所,那间已经被他退了好久的出租屋。

    林秋石苦笑着想,这简直是个噩梦中的噩梦。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第十一扇门~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噫 的深水鱼雷x1,谢谢大家的厚爱啦!!!

    感谢 blue 的火箭炮x1,地雷x2,手榴弹x1

    感谢 酨 的地雷x1,火箭炮x1

    感谢 与君半缘 的火箭炮x1

    感谢 在这呢在这呢 的火箭炮x1

    感谢 糯米肉团子 的火箭炮x1

    感谢 药别停 的地雷x5,手榴弹x1感谢 clarrissaxc 的火箭炮x1

    感谢 哀喵子 的地雷x5,手榴弹x1

    感谢 夏小小 的火箭炮x1感谢 靥夜飞花 的火箭炮x1

    感谢 系铃人 的地雷x6感谢 闷子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nebuchadnezzar 的地雷x1,手榴弹x1感谢 虞兮奈何 的手榴弹x1感谢 鹤唳云霄 的手榴弹x1

    感谢 28639697 的手榴弹x1感谢 佳污喵的喵喵 的手榴弹x1感谢 无端端端着物短短 的手榴弹x1感谢 长毛毛的狸花花 的手榴弹x1

    感谢 凝霜 的手榴弹x1感谢 9576くん 的手榴弹x1

    感谢 竹取 的手榴弹x1感谢 听祀 的手榴弹x1感谢 狐狸 的手榴弹x1

    感谢 迷路 的手榴弹x1感谢 伦星云 的手榴弹x1

    感谢 莲叶凝碧 的手榴弹x1感谢 左拥一榭右抱千里 的手榴弹x1感谢 两点水 的手榴弹x1

    感谢 回望灯如花 的地雷x5感谢 与君醉 的手榴弹x1

    感谢 热于发呆的猫 的手榴弹x1感谢 坑品差的作者nmsl 的手榴弹x1感谢 非鱼 的手榴弹x1感谢 袋袋子 的手榴弹x1

    感谢 宸星 的手榴弹x1感谢 安然 的地雷x4感谢 愿风裁尘 的地雷x3

    感谢 鹿过没道理 的地雷x3感谢 南烛秋秋he 的地雷x3感谢 天空 的地雷x3感谢 魔小空 的地雷x2

    感谢 auaauayy 的地雷x2感谢 安沐 的地雷x2感谢 木兮离离 的地雷x2感谢 丹三撇 的地雷x2

    感谢 和地瓜。 的地雷x2感谢 忘川 的地雷x2感谢 吧啦吧啦芮 的地雷x2

    感谢 簌林隐归鹤 的地雷x感谢 少班主夫人郭琦琳 的地雷x2

    感谢 29518685 的地雷x2

    感谢 松枝儿 的地雷x2

    感谢 嘉嘉 的地雷x2

    感谢 笑面春风 的地雷x2感谢 泠言非 的地雷x1

    感谢 aliya 的地雷x1感谢 尘埃间的小蓝莓 的地雷x1感谢 吃不瘦的妙花 的地雷x1感谢 徐海乔乔乔乔 的地雷x1感谢 芝士奶盖尔 的地雷x1

    感谢 23340238 的地雷x1感谢 脚滑渣攻 的地雷x1

    感谢 楚箫 的地雷x感谢 譐 的地雷x1

    感谢 天真辟邪但有邪 的地雷x1感谢 南柯 的地雷x1

    感谢 此生缺糖 的地雷x1感谢 林朝来 的地雷x1感谢 咸菜菜菜菜菜菜菜 的地雷x1

    感谢 隺 的地雷x1感谢 24245747 的地雷x1感谢 whistling 的地雷x1

    感谢 九阳光*? ? 的地雷x1感谢 18820434 的地雷x1

    感谢 繁华落尽倾城殇 的地雷x1

    感谢 慕清碧 的地雷x1感谢 卜觉觉 的地雷x1感谢 格子 的地雷x1

    感谢 _抖咩咩咩咩咩咩 的地雷x1感谢 悠悠子矜 的地雷x1

    感谢的地雷x1

    感谢 橙橙橙子不榨汁 的地雷x1感谢 苍犬 的地雷x1

    感谢 小猴子的小文子 的地雷x1感谢 子非鱼 的地雷x1感谢 南希哥哥 的地雷x1感谢 29485822 的地雷x1

    感谢 谢十五 的地雷x1感谢 飞在天边的杏仁 的地雷x1

    感谢 divacain 的地雷x1感谢 神经大掌柜 的地雷x1感谢 面面酱 的地雷x1

    感谢 白泛 的地雷x1感谢 莲叶 的地雷x1感谢 柏荏 的地雷x1感谢 十四 的地雷x1感谢 笔墨浅薄 的地雷x1

    感谢 九朵梨花压海棠 的地雷x1感谢 29362694 的地雷x1

    感谢 苏颜一 的地雷x1

    感谢 葱花 的地雷x1

    感谢 林林家的小栗子,超喜 的地雷x1

    感谢 雄起的橙子 的地雷x1感谢 黎昕 的地雷x1

    感谢 犽 的地雷x1感谢 {蓝莓芝士} 的地雷x1感谢 陆让礼. 的地雷x1感谢 寻冷凄 的地雷x1

    感谢 dazhuangjiaqi- 的地雷x1

    感谢 迟暮 的地雷x1

    感谢 饮水的鱼 的地雷x1

    感谢 luna 的地雷x1感谢 takuco 的地雷x1感谢 张韬文 的地雷x1感谢 不能呜 的地雷x1感谢 六 的地雷x1感谢 好肥一只喵 的地雷x1

    感谢 兰庭 的地雷x1感谢 音小若 的地雷x1感谢 章鱼 的地雷x1感谢 鵺 的地雷x1感谢 瘾君子 的地雷x1感谢 叶亓 的地雷x1

    感谢 屬蛇就是要懶 的地雷x1

    感谢 澄沙裹蛋卷 的地雷x1

    感谢 lh柳叶刀 的地雷x1感谢 宁为哑琴 的地雷x1

    感谢cielo 的地雷x1

    感谢 ÷ 的地雷x1感谢 eshen 的地雷x1

    感谢 尘尘尘不磕药 的地雷x1感谢 煤球儿殿下日安 的地雷x1感谢 29441391 的地雷x1

    感谢 文奚迟 的地雷x1感谢 28165152 的地雷x1

    感谢 浇水水 的地雷x1

    感谢 大米的小迷妹 的地雷x1感谢 中老年妇女之友? 的地雷x1

    感谢 凡的不要不要的 的地雷x1

    感谢 恋上猫的桃 的地雷x1感谢 小黄黄 的地雷x1感谢 24871172 的地雷x1感谢 独孤丝言 的地雷x1

    感谢 木拉多 的地雷x1

    感谢 安 的地雷x1

    感谢 不厌敬亭山 的地雷x1

    感谢 我看的文都是仙女写的 的地雷x1

    感谢 狼白白 的地雷x1感谢 火锅少女木兮兮 的地雷x1

    感谢 团宝宝 的地雷x1感谢 ys? 的地雷x1感谢 萌的时代 的地雷x1

    感谢 【々】 的地雷x1感谢 哉叔快来嫁我 的地雷x1感谢 alu4649 的地雷x1感谢 小邪 的地雷x1感谢 归尘 的地雷x1

    感谢 西米ovo 的地雷x1

    感谢 超喜欢你 的地雷x1感谢 木越 的地雷x1

    感谢 yuuuuuu 的地雷x1感谢 忘憂 的地雷x1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1感谢 xxx7 的地雷x1

    感谢 海水蓝 的地雷x1感谢 路过喜帖街 的地雷x1

    感谢 caicai10000 的地雷x1感谢 南方无幻 的地雷x1

    感谢 宝宝否开心 的地雷x1感谢 暮笑x 的地雷x1感谢 跃跃 的地雷x1

    感谢 彤欧巴 的地雷x1感谢 桃李不言 的地雷x1

    感谢 萌狐玲 的地雷x1感谢 我的脑子呢? 的地雷x1感谢 鞋子我是来看小说的 的地雷x1

    感谢 澈君- 的地雷x1感谢 果粒橙 的地雷x1感谢 飞名 的地雷x1

    感谢 柠檬汽水 的地雷x1感谢 陈年老贼 的地雷x1

    感谢 只吃甜饼 的地雷x1感谢 小黄鸡 的地雷x1

    感谢 果果佚佚 的地雷x1感谢 沁沁 的地雷x1感谢 无言无我 的地雷x1感谢 vim_v 的地雷x1

    感谢 酷卡酷卡 的地雷x1感谢 爆浆花枝丸 的地雷x1

    感谢 临安初雨 的地雷x1感谢 一树柍茶 的地雷x1感谢 ?喵喵大人最可爱 的地雷x1

    感谢 白罗罗罗罗 的地雷x1感谢 最是光阴化浮沫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感谢 luluuu 的地雷x1

    感谢 一只矿泉水瓶 的地雷x1感谢 急支糖浆集体懵逼 的地雷x1

    感谢 花自飘零水自流 的地雷x1感谢 金进喵 的地雷x1

    感谢 雅川 的地雷x1感谢 29198403 的地雷x1感谢 三罗紫 的地雷x1感谢 。xulon 的地雷x1感谢 -淡忘- 的地雷x1

    感谢 腐女一辈子 的地雷x1感谢 绾谁青丝 的地雷x1

    感谢 maomao 的地雷x1感谢 汉水青争 的地雷x1

    感谢 喵了个咪 的地雷x1感谢 周乐乐今天不想喝可乐 的地雷x1

    感谢 我妻云雀 的地雷x1感谢 21694194 的地雷x1感谢 从此君王不早朝 的地雷x1感谢 yoyo 的地雷x1

    感谢 歌且谣 的地雷x1感谢 梨子sama 的地雷x1感谢 小白兔乖乖 的地雷x1

    感谢 周戎家养司小南 的地雷x1感谢 墨瑜_d 的地雷x1

    感谢 yqgmsbr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闻木也 的地雷x1感谢 师无渡的水师扇 的地雷x1

    感谢 阿九九真的不是感冒灵 的地雷x1感谢 26564369 的地雷x1感谢 小青 的地雷x1感谢 甜腻腻柿子饼 的地雷x1

    感谢 水水 的地雷x1感谢 八千桃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不甜 的地雷x1

    感谢 不良小玩子 的地雷x1感谢 快滚去减肥! 的地雷x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