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十二



    经过了长时间的黑夜, 林秋石和阮南烛依旧没有钥匙的线索。

    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却发现夜晚的时间在变短,从一开始的六个小时, 变成五个小时, 四个小时……这种变化起初并不明显,但却越来越让人在意。林秋石和阮南烛逛遍整个学校,甚至去了一些特别的地方,可关于钥匙的线索却好似失踪了一般, 两人丝毫没有头绪。

    而如果以以往的门为例,那么夜晚缩短就是这扇门隐藏的限制,如果找不到钥匙, 他们会就这样被困在这扇门里面么?这是林秋石最恐惧的事——他害怕和阮南烛分开再也无法相见

    阮南烛也是如此,可他们的努力在这里却似乎完全没有意义,夜晚里除了不断出现的鬼怪之外, 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且每晚的鬼怪几乎都会有巨大的变化,林秋石和阮南烛则因为夜晚缩短的时间越来越焦虑。

    “今天晚上鬼怪只出现了三次。”这一天, 快要天亮的时候,阮南烛嘴里含着糖果, 和林秋石分析情况,“出现的频率变低了,强度也低了。”前几天鬼怪的数量达到了一个峰值,那天晚上林秋石和阮南烛都受了很严重的伤,林秋石甚至还差点没了性命。但自从那天之后, 鬼怪的出现的数量就开始急速下降,林秋石起初还以为是门的怜悯,后来在阮南烛的分析下,他们才发现门里面的鬼怪已经出现的差不多,甚至开始出现少部分他们进第十一扇门之前过门时遇到过的鬼怪。

    “这是好事吗?”林秋石使用了疑问句,他看着阮南烛,“这是好事吗?”

    这应该是好事啊,鬼怪少了,意味着他们的危险也少了,可林秋石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我不知道。”阮南烛语气有些低落,“我也不确定,这扇门到底有没有钥匙。”他道,“亦或者我们拿到的线索里的无解二字,有我们没能理解的更深的含义。”

    只是现在他们却对此这种含义毫无头绪。

    林秋石和阮南烛相拥在一起,明明代表希望的朝霞,在他们的严重反而变得有些沉重。

    又要到白天了,林秋石和阮南烛不得不分开,面对越来越短暂的夜晚,林秋石甚至开始担心下一个晚上会见不到阮南烛。

    阮南烛显然也是担心的,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伸手紧紧的抱着林秋石,两人依偎在一起,影子在地面上合成一体。

    缕缕光芒从地平线的那头射出,林秋石想要抵抗那强大的睡意,最后终究是失败了,他沉沉的睡去,怀中的阮南烛也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在夜晚逐渐变得平静后,白天反而煎熬了起来。林秋石醒来从床上坐起,沉默的在窗边坐了好久,然后坐到桌前,开始仔仔细细的记录起了什么。

    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林秋石去开了门,看到门外提着卤菜和啤酒的吴崎。

    “秋石你没事吧?”吴崎看着他,表情里暗藏着担忧,“这都一个多月没看见你了,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

    “没事。”林秋石说,“只是在忙点事情。”

    吴崎走进屋子,看到了林秋石桌子上摆放着的笔记本,有点奇怪:“写什么呢?”

    林秋石道:“记录一点东西。”事实上他想要把他和阮南烛经历的事情记录下来……他害怕有一天自己会把这些事忘了。

    就像阮南烛忘记他的前辈那样。

    林秋石简单的收了桌子,吴崎把手里的食物放到了上面,他担忧的看着林秋石,说:“你都在家里宅了一个多月了,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不能告诉我吗?我好担心你。”

    林秋石回答:“没什么事。”

    虽然林秋石的语气显然是在敷衍,但是他不想说,吴崎也不能强迫他。

    于是好友唉声叹息起来,说林秋石可千万别是被什么传销组织骗了,这年头传销的手段越来越高端,林秋石要是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出来……

    林秋石听着吴崎的碎碎念,倒也不讨厌,反而心中升起些许怀念。在原来的世界里,吴崎离开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用这种方式关心他的人了。

    吴崎说话,林秋石便喝酒,两人间的气氛倒也和谐。

    直到晚上九点左右,吴崎告辞离开,林秋石看着他的背影轻叹,其实如果没有阮南烛,留在这个世界似乎也是不错的事。

    但有了阮南烛,林秋石便一心一意的想要离开这扇门。

    十二点一到,林秋石迫不及待的和阮南烛见了面。

    这次他们见面的学校里居然没有出现鬼怪的身影,只余下一个在黑暗之中的空荡校园。伴随着吵闹的虫鸣声,这里乍看起来竟是像一所普通的学校。

    “我见到了我的朋友。”和林秋石手牵手在学校里漫步的阮南烛突然开口,“在原来世界死掉的朋友。”

    “你和他关系很好?”林秋石道。

    “嗯。”阮南烛说,“我们是发小,但是在进入门之前他遇到了车祸,人没了。”

    林秋石马上想到了吴崎。

    阮南烛说:“我没想到能在这个世界见到他,他还活着……活的很好。”

    林秋石沉默片刻,声音有些沙哑,他说出了他心中最深的恐惧,他说:“南烛,这扇门会不会根本没有钥匙?”

    阮南烛呼吸一顿。

    “真的有第十二扇门吗?”林秋石说,“我们真的能出去吗?”

    阮南烛握着林秋石的手紧了紧。

    “无解,我们拿到的线索是无解……”林秋石道,“无解这两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起初以为这是审判,但是在发现无论如何都没有钥匙的线索后,一个更为可怕的念头在他脑海里升腾起来,无解……是否是指的是钥匙的存在呢。

    这是一扇没有钥匙的门,他们永远无法离开。

    阮南烛也想到了林秋石所想,他看向身侧的爱人,黑眸之中多了几分哀伤的味道。

    “我总会想起你的前辈。”如此平静的夜晚,林秋石本该庆幸,只是他却无法露出一丝笑容,没有了鬼怪的追逐,他们可以用更多的时间思考未来,只是越思考,便越觉得未来充满了绝望的味道。

    “大家都把他忘记了。”林秋石缓缓道,“我们是不是也会忘了彼此?”

    听着林秋石的话,阮南烛突然有些生气,他怒道:“我不要忘了你!”他站起来,像困兽一般在原地打转,“钥匙一定藏在某个地方,是我们没有找到,我们只要再努力一点——”

    林秋石伸手抱住他,他吻了吻他的脸颊,道:“好,我们再找找。”

    草丛,树木,所有的建筑,甚至于池塘里,林秋石和阮南烛找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太阳再次升起。

    这一天,夜晚只持续了两个小时,当困意来袭时,阮南烛抱着林秋石几乎快要崩溃,他们的预感成了真,夜晚的时间在不断的减短,最后甚至可能会消失,等到夜消失时,他们就再也看不到彼此了。

    “不要,我不要睡觉。”阮南烛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却开始不肯放弃,他试图在自己的手臂上制造伤口让自己清醒一点,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阮南烛还是睡着了。

    林秋石盯着阮南烛的睡颜,抱着他不肯放手,可怖的睡意也渐渐侵袭了他的脑海,他被迫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天气大晴。

    林秋石从床上坐起,走到桌子面前开始继续记录。他面前的笔记本上已经密密麻麻的快要写满,上面是他和阮南烛的相遇相识到相知。栗子在旁边喵呜的叫了一声,踮起脚尖跳到了林秋石的膝盖上,传递着它那温暖的体温,林秋石看着面前的笔记本,心内深处却生起了巨大的难以言喻的痛苦。

    他只是想和阮南烛死在一起而已,却没想到到最后这个愿望如此的难以实现。

    笔记本上是他和阮南烛的点点滴滴,可如果真的忘记了,这些点点滴滴又有什么用处呢?林秋石捂住了自己的脸。

    又是一晚,这次夜晚只剩下了一个小时。

    仿佛是最后的倒计时般,门给了他们同彼此告别的机会。

    “钥匙一定是存在的!”阮南烛抓着林秋石的手,“我们不可以放弃,我们一定要出去——秋石,就算没有夜晚也不要放弃好不好?”

    林秋石说:“好。”

    阮南烛焦躁到了极点,他第一次如此方寸大乱,他说:“我不要和你分开,我不要和你分开,林秋石……”林秋石看着他的脸,靠过去给了他一个安抚的吻,直到阮南烛平静下来。

    林秋石勉强笑着,用手指摩挲着阮南烛的脸颊,他说:“不行,面对你这张脸,还是觉得在犯罪。”

    阮南烛笑不出来,他的眸子里像是闪着水光,但仔细一看,却又发现那并不是水,更像是冻结起来的冰。

    “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继续寻找钥匙。”林秋石说,“我还会找你……我不会放弃……”

    阮南烛反手抱住林秋石。

    “你喜欢白天吗?”林秋石问他。

    “不喜欢。”阮南烛说,“白天里有很多好的东西……但是……那里没有你。”

    林秋石一点点的抚摸着阮南烛的头发,手指从他的发丝穿过,看向阮南烛的眼神慈爱的像是在看自己的小孩:“你本来拥有更好的人生。”阮南烛和他不同,有父母,有兄弟,如果没有门,他显然会过的更幸福,不用经历死亡的威胁,也不用失去那么多心爱的朋友。

    “可是那里没有你啊。”阮南烛绝望道,“林秋石你到底懂不懂,没有你的世界,都是假的!”

    林秋石看着阮南烛,他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继续安抚他,但却发现自己做不到了。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他们甚至无法确定明天能不能见到对方。

    “我……”林秋石想说点什么,但只开口一个字,眼泪就落了下来,他伸手粗鲁的擦了一把自己的脸,道,“我……不想和你告别。”

    阮南烛吻住了林秋石的眸子,把他的眼泪吮吸干净,他说:“那我们就不告别。”

    “能遇到你真好。”林秋石说,“我一点也不害怕那些东西,一点也不怕了。”他们坐在夜空下,抬头就是漫天星辰,带着凉意的风吹拂着二人的脸颊,周遭只剩下宁静的虫鸣。

    仿佛这只是一个平静的夜,他们也不过是相约在这里,互诉衷肠的爱人。

    阮南烛说:“我不会放弃的,我们一定出去……”他大约是困了,语调渐渐变低,“林秋石,你也要出去……”

    “好。”林秋石说,“我会出去的。”他说完这话,便不受控制的跟着阮南烛一起闭上了眼。

    两人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是林秋石最后一次在夜晚见到阮南烛。

    当他第二天如约般藏在学校里等着手中腕表指向十二点,却没有看见阮南烛的身影。

    他的爱人消失了,消失在了寂静的夜里,消失在了不同的时空。

    虽然早就从不断缩短的夜晚时间里猜到了眼前的一切,但林秋石还是崩溃了。他跑遍了整个学校,不断的喊着阮南烛的名字,直到被学校的保安驱逐出去。

    站在学校外面的他拨打了阮南烛的号码,发现那是一个空号——阮南烛不见了。

    林秋石蹲在马路边上,捂着脸想要挡住自己泪流满面的脸。

    这一晚上,林秋石到底是怎么度过的,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总之等到他有意识的时候,却已经出现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吴崎坐在他旁边,担忧的看着他。

    “秋石,你还好吧?”吴崎的语调小心翼翼,仿佛是害怕刺激到林秋石本就敏感的神经。

    “很好。”林秋石看着自己头顶上雪白的天花板,“我很好。”

    吴崎欲言又止,显然林秋石的状态并不好,被带到医院之前他企图往一所学校里面冲,和保安发生了冲突,最后被警察带到了医院里……

    林秋石偏头看向吴崎。他的眼神奇怪极了,像是在看什么怪物,吴崎被他看的毛骨悚然,小声的叫了他的名字:“秋石?”

    “你是真的吗?”林秋石说,“还是只是一个用来安慰人的幻象?”

    吴崎莫名其妙,他有点坐立不安,道:“秋石,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是不是压力太大了?林秋石想,难道自己是疯掉了么?不,他没有疯,疯掉的是这个世界。

    在医院养了一个多星期后,林秋石背着吴崎跑出医院回了家。

    他回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翻出了他自己用来记录的笔记本,仔仔细细的把上面记录的事情全部通读一边。

    他要记得,他必须记得。

    阮南烛的前辈或许根本没有通过第十一扇门,所以自然也不知道第十二扇门的信息。他被永远的关在了这扇门里,门外的人开始将他遗忘,甚至于面容和名字都渐渐淡去,只有最亲近的人,还勉强记得前辈这个称呼。

    但再过些时候,或许连前辈这个称呼都没人记得了,林秋石捏着笔记本如此想。

    自从那晚之后,林秋石再也没有进入到黑夜里。

    他的黑夜变得宁静安详,除了虫鸣再无其他。鬼怪消失了,随着鬼怪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爱人阮南烛。

    林秋石开始在现实里四处寻找关于阮南烛的消息。

    吴崎知道了他在做什么后,起初以为林秋石是精神出了问题,后来发现他这位好友非常的冷静,冷静的完全不像是精神病人,于是无奈之下,只能由着林秋石去了,甚至私下里悄悄的帮林秋石托人在公安系统里找了阮南烛这个名字,结果没想到他居然还真的找到了一些信息。

    “有阮南烛这个人呢。”吴崎把这个消息带给了林秋石,“还是我们本市的人,是个大学里面教物理的教授……”

    林秋石听到吴崎的话,开始还以为是吴崎在开玩笑,后来确定吴崎是认真的后,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给出什么反应。

    于是第二天,林秋石便赶到了吴崎说的那所学校,想要找到阮南烛。

    没想到林秋石真的看到了他。

    当时正值下课时分,林秋石在一条小道上看到了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男人很高,穿着简单的衬衫西裤,刚好从车上下来。而男人的脸,和阮南烛一模一样。只是和阮南烛那冷漠的高傲的气质相比,男人看起来温和许多,似乎更好相处。

    林秋石看到男人的那一刻,连呼吸都屏住了,他犹豫片刻后,还是快步走上前去,试探性的叫了声:“阮南烛?”

    男人闻声回头,看向林秋石,他的眼神是陌生的,迟疑道:“您是?”

    林秋石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男人蹙眉,摇头:“抱歉,我不记得我见过您了。”

    林秋石不说话,盯着男人的眸子看,最后转身:“抱歉,我认错人了。”

    男人一愣,还想说什么,但林秋石走的匆匆并没有给男人说话的机会。怎么可能是认错人了呢,认错人了,还能叫出名字来么?

    林秋石也懒得去管这个漏洞,他走到学校门口,低头开始剥糖纸。他的动作有些慌乱,把糖一颗接一颗的塞进嘴里,想要从熟悉的甜美滋味里寻求内心平静。

    但最终失败了,糖果安抚不了林秋石,他的情绪面临再次崩溃。

    每次遇到和阮南烛有关的事情,林秋石都很难镇定的思考,这次也是如此。

    为什么阮南烛会突然出现在白天?这意味着什么?是不是他那边出了什么事?林秋石咯吱咯吱的咬着嘴里的糖果,扭头看向了身后的学校。

    这是一所全国有名的大学,以理科著称,能在阮南烛此时的年龄在这样的学校里当一个物理学的教授,那必然证明他学术方面大有所成。

    林秋石想,这或许就是阮南烛没有遇到门的人生吧,功成名就,一生通途。

    他从地上站起来,大约是因为缺血,身体不由自主的摇了摇,甚至差点摔倒地上。这个世界是完美的,除了林秋石自己,似乎所有人都拥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林秋石狼狈的回到了家,倒在了床上,栗子跳到了他的身上,喵呜喵呜叫着催促林秋石给它加猫粮去。

    林秋石抚摸着栗子柔软的毛发,看着它漂亮的如同宝石一般的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十二点的钟声把林秋石从梦境中唤醒,林秋石从床上坐起来,盯着不远处的挂钟看。

    虽然他晚上已经进不去和阮南烛同一个时空的夜晚,可每天十二点依旧会准时醒来,听着耳边响起属于夜晚的钟声。

    他真的离不开这扇门了么?可是阮南烛不是说过,门没有死局么?或者说一切的规则到了第十一扇门都无法使用了?

    怀着这样的念头,林秋石再次拨通了他和阮南烛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冰冷的电子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林秋石坐在自己的出租屋里,一切都静的可怕,除了墙壁上滴答滴答作响的时钟。他把目光移到了时钟之上,看见钟摆滴答滴答的从左右摆动。时针已经过了十二点,朝着一点的方向去了。

    林秋石看着时钟,却是忽的想到了他进门时看到的走廊,走廊两侧都是十二扇铁门,那么为什么是十二这个数字呢……他们好像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

    林秋石把目光移到了钟上面,看到钟面上,用黑色颜料镀出来的十二个数字,脑子里突然窜出一个怪异的想法。

    林秋石站起来,朝着时钟走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西子绪,也是这么甜呢。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木·筝 的浅水炸弹x1,火箭炮x4,谢谢大家的厚爱啦!!!

    感谢 悲伤的彩虹鱼 的火箭炮x3

    感谢 年糕兽 的火箭炮x3

    感谢 子录兜森森 的地雷x3,火箭炮x2

    感谢 孟长桉 的火箭炮x2

    感谢 非雨时晴 的手榴弹x3感谢 清魈 的地雷x2,手榴弹x2

    感谢 闪光哈克龙 的火箭炮x1感谢 山竹 的火箭炮x1

    感谢 小米粥 的火箭炮x1感谢 clang 的手榴弹x2感谢 ligg 的手榴弹x2感谢 muse 的火箭炮x1

    感谢 stopcalling 的火箭炮x1感谢 楓糖咖哩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貢丸好吃 的手榴弹x1感谢 一花开罢 的手榴弹x1感谢 糖糖糖爱学习 的手榴弹x1

    感谢 碧落 的手榴弹x1感谢 丁河一 的手榴弹x1

    感谢 与君醉 的手榴弹x1感谢 诗音 的手榴弹x1感谢 nebuchadnezzar 的手榴弹x1

    感谢 18cm666 的手榴弹x1感谢 28132360 的手榴弹x1

    感谢 小明考不上高中 的手榴弹x1感谢 乐凇凇凇 的手榴弹x1感谢 13433609204 的手榴弹x1

    感谢 鹿过没道理 的地雷x4

    感谢 哀喵子 的地雷x4感谢 知幸 的地雷x2感谢 悦悦 的地雷x2

    感谢 小麻雀 的地雷x2感谢 莫妖妖 的地雷x2感谢 月月桑 的地雷x2感谢 酒颜_ 的地雷x2感谢 换手机的鹿 的地雷x2

    感谢cielo 的地雷x2感谢 克啦啦 的地雷x2

    感谢 camael 的地雷x2感谢 情报蝶 的地雷x2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2感谢 淮北 的地雷x2

    感谢 mrs张 的地雷x2感谢 瞿清 的地雷x2感谢 鹿梓柠檬茶 的地雷x2感谢 懵头脑不开心 的地雷x2

    感谢 沈坨坨 的地雷x2感谢 alv 的地雷x2感谢 向天打飞机 的地雷x1

    感谢 大米的小迷妹 的地雷x1感谢 蓝桥春雪 的地雷x1感谢 沫小笔 的地雷x1

    感谢 草莓夹心小甜饼 的地雷x1感谢 dazhuangjiaqi- 的地雷x1

    感谢 落雨飞絮 的地雷x1感谢 飞儿 的地雷x1

    感谢 南柯 的地雷x感谢 此生缺糖 的地雷x1

    感谢 仲秋秋秋秋秋秋秋 的地雷x1感谢 古文观止 的地雷x1

    感谢 致津岛先生 的地雷x1感谢 duang地一下 的地雷x1

    感谢 御子柴 的地雷x1

    感谢 16581318 的地雷x1感谢 19380603 的地雷x1

    感谢 榴莲是不可能吃的 的地雷x1感谢 长毛毛的狸花花 的地雷x1

    感谢 又一 的地雷x1感谢 _抖咩咩咩咩咩咩 的地雷x1

    感谢 橙橙橙子不榨汁 的地雷x1感谢 琅风 的地雷x1

    感谢 子非鱼 的地雷x1感谢 29638267 的地雷x1

    感谢 土肥原次郎 的地雷x1感谢 coffeeortee 的地雷x1感谢 白莲花 的地雷x1感谢 18312132 的地雷x1

    感谢 雅风 的地雷x1感谢 一块 的地雷x1

    感谢 26139877 的地雷x1感谢 乜仝 的地雷x1

    感谢 由魚 的地雷x1感谢 -_lotus_- 的地雷x1

    感谢 言堇 的地雷x1

    感谢 幺幺玲z 的地雷x1感谢 自由电子 的地雷x1感谢 瓶中肥猫 的地雷x1

    感谢 爱大大们 的地雷x1感谢 墨聆 的地雷x1感谢 棺材木 的地雷x1

    感谢 23329293 的地雷x1感谢 不能呜 的地雷x1感谢 没有牙齿的节操 的地雷x1感谢 auaauayy 的地雷x1

    感谢 chalso 的地雷x1感谢 叶亓 的地雷x1感谢 白堕酒 的地雷x1

    感谢 llllllran 的地雷x1

    感谢 古楼八号 的地雷x1感谢 木每 的地雷x1

    感谢 今天刚过门 的地雷x1感谢 堂鼓罢未 的地雷x1感谢 非鱼 的地雷x1

    感谢 levi 的地雷x1感谢 永夜 的地雷x1

    感谢 雪夜微凉q 的地雷x1

    感谢 文车老妖怪 的地雷x1

    感谢 28165152 的地雷x1

    感谢 猫饼大人 的地雷x1感谢 渝州州 的地雷x1

    感谢 雾弥 的地雷x1感谢 19315974 的地雷x1

    感谢 翔くん 的地雷x1感谢 沐绾歌 的地雷x1感谢 9576くん 的地雷x1感谢 肯定是萌到飞天 的地雷x1

    感谢 li-幸ing 的地雷x1感谢 若尔不归、 的地雷x1感谢 maiyro 的地雷x1

    感谢 miruco 的地雷x1感谢 27993909 的地雷x1感谢 一梦三生 的地雷x1感谢 啊 的地雷x1

    感谢 嘤嘤嘤 的地雷x1感谢 0410家的磁石小仙女 的地雷x1感谢 stone 的地雷x1感谢 25085795 的地雷x1感谢 木越 的地雷x1感谢 _chaos″ 的地雷x1感谢 月篱 的地雷x1感谢 蔺青 的地雷x1

    感谢 长洲芊绵 的地雷x1

    感谢 阿连丹迪la 的地雷x1感谢 18749430 的地雷x1感谢 开水 的地雷x1

    感谢 少班主夫人郭琦琳 的地雷x1感谢 风不绝 的地雷x1

    感谢 zizi 的地雷x1感谢 lahoo317 的地雷x1

    感谢 总攻大人文小静? 的地雷x感谢 宋运利 的地雷x1

    感谢 苍颜负雪 的地雷x1感谢 只高不冷小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luna 的地雷x1感谢 黎月 的地雷x1感谢 superwelw 的地雷x1

    感谢的地雷x1感谢 panda 的地雷x1感谢 谢微澜 的地雷x1感谢 我看的文都是仙女写的 的地雷x1感谢 六 的地雷x1

    感谢 29132043 的地雷x1感谢 小肉肉 的地雷x1

    感谢 喜欢热巴小姐姐的小可 的地雷x1感谢 zoelawn 的地雷x1感谢 白煜 的地雷x1

    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感谢 尼尔 的地雷x1感谢 emmm 的地雷x1

    感谢 安大咚 的地雷x1感谢 宗白莲 的地雷x1

    感谢 秋田萌 的地雷x1感谢 sandratsudomoto 的地雷x1感谢 kooya 的地雷x1

    感谢 小辰子 的地雷x1感谢 反手一个阿瓦达 的地雷x1

    感谢 红颜 的地雷x1感谢 绿狐狸 的地雷x1感谢 南风起 的地雷x1

    感谢 千重岚 的地雷x1感谢 初空云起 的地雷x1

    感谢 南街 的地雷x1感谢 眉目不知秋 的地雷x1感谢 吃豆沙包的小蜗 的地雷x1

    感谢 哈哈哈哈 的地雷x1感谢的地雷x1感谢 人觉非常瓜 的地雷x1

    感谢 三鸠 的地雷x1感谢 暗线 的地雷x1感谢 歌且谣 的地雷x1

    感谢 蒹葭苍苍 的地雷x1感谢 恋上猫的桃 的地雷x1感谢 29631457 的地雷x1

    感谢 sorcery 的地雷x1感谢 bobo 的地雷x1

    感谢 今天依然点了蜡烛翔 的地雷x1感谢 斩之 的地雷x1

    感谢 懒癌末期喵星人 的地雷x1感谢 laiyila 的地雷x1

    感谢 豆豆爱吃鱼 的地雷x1感谢 胡金宝 的地雷x1感谢 若浅城 的地雷x1

    感谢 kahdahao 的地雷x1感谢 细雨迷花 的地雷x1

    感谢 无书辞 的地雷x1感谢 27级小剑客 的地雷x1

    感谢 撸米 的地雷x1感谢 天空 的地雷x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