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

怒晴湘西 第二十二章 犬不八年、鸡无六载

  那老者不愿误了时辰,便命他儿子动手宰鸡,他这儿子是三十多岁的一条蠢汉,左手从后掐住大公鸡的双翅,将生锈的菜刀拎在另一只手中。宰鸡的法子不外乎“一抹一斩”,把刀刃拖在鸡颈上一勒,割断血脉气管,待鸡血...